是一个人的大合唱,也是一个人哄堂大笑|10月21日一席北京

来源: | 浏览量:182 次 | 发布时间:2019-07-16 11:56

一席第69期北京场,12位讲者。

现场花絮

短片导演、拍摄 / 金华、王超凡


点击播放视频



【演讲日场】


张腾飞我用AI养猪

我们做这个行业是为了什么?我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我曾经问一位养猪的大佬:“你对AI养猪感兴趣,是不是想让猪卖的更贵一点?“他说:不,你错了,你们这些城里孩子不知道,中国人的猪肉还不够吃呢。”


我希望通过我的演讲,能让大家看到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有太多默默在付出的人。我希望这个行业能获得更多的理解和帮助,毕竟我们每天都要吃肉,帮助他们,也是帮助我们自己。

黄集伟 小规模荡气回肠

各位从这些网名里能看见什么?看见荷尔蒙?看见了漫长的青春期?看见了过早降临的更年期?看见怒火中烧?看见爱恨情仇?看见自我期许?看见自娱自乐?

都有可能——我在这些自我命名里看见了天真,看见了孤独,看见了自我赋权。齐奥朗说:“孤独者的任务是加倍孤独。”那些五花八门的网名看着热闹,其实,哪个网名不是孤独的铁证呢?它们是一个人的大合唱,也是一个人哄堂大笑。它们做出谢幕的姿势,可观众席里有人吗?


赵立平 大树细菌

人体里每十个细胞,可能只有一个细胞是人的细胞,剩下的九个细胞都是微生物的细胞。如果看基因的比例,我们从父母那里遗传来的大概两万多个基因,可是我们的共生微生物后天带到我们身体里的,终生和我们相伴的基因有几百万个。所以我有时候开玩笑说,如果看细胞比例的话,你只有十分之一是人,看基因比例的话,你只有1%是人。

膳食纤维实际上是养起了一组我们认为类似于大树的细菌,这一组细菌长起来以后,就像树长满了遮阴、形成阴暗潮湿的环境一样,喜欢阳光的杂草就长不起来了。而这一组细菌被膳食纤维养起来之后,它会产生酸,把肠道酸化,然后加上抑菌作用、再加上竞争排斥作用等等,它就能让整个肠道的环境压制有害菌,然后保持健康。

包慧怡 世界之布:解密中世纪地图

西方制图学的发展史上,无论某类地图如何声称自己是对空间的忠实再现,最终它们都是对空间的创造性阐释。无论中世纪地图的关注点是“朝圣”“传教”“行政”“气候”“交融”或“博物”,它们都要求今天的读者去细细观看并“跟上”,而不是手握现代制图学自诩科学的尺规,用笑声肢解一切不再流行的制图学理念。

毕竟,人类文明的进程就是一部叙事的历史,大到“世界之布”,小到一个人的阅读视野。勾勒一种个人阅读的地理,编织一块属于自己的“世界之布”,也是重新思考一个人这世界上身处何方的一种办法,哪怕是通过阅读的针脚,哪怕是通过写作的目光。


葛枫用法律保护自然

两年前,就在常州外国语学校,有一群学生的健康出现了问题,皮炎、呼吸道还有血液指标异常注册送38体验金。这些家长找到了媒体,调查之后发现旁边的一块毒地是污染的来源,这个毒地是原来三个化工厂的厂址。

我们自然之友了解到这个事情就在讨论是否介入。自然之友介入一个案子是有选案标准的,主要考虑几个方面:第一看案子的污染和破坏行为是否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第二看它是否有起诉的必要性;第三要讨论诉讼的目标是什么,通过诉讼是否能达到;最后我们还要看风险和成本。


在讨论的时候有的同事认为,那时候我们国家还没有土壤污染防治方面的法律,我们起诉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很有可能败诉。但是我坚持认为,这类问题在我们国家太典型了,对公众的健康威胁太大了,没有法律我们更要起诉,我们要通过个案,推动立法。

【演讲夜场】

JacobSchwartz Walker 国贸是一种景观


人们总是有个错误的观点,认为景观就是那些绿化,比如公园、湿地、河边的草地等等。但实际上,城市景观同样也指那些都市里的“硬件”,比如天桥、地道、马路,以及车站、地铁站等等这些庞大又具体的设施。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城市景观这个概念其实更囊括了居民们的行为以及他们在社区环境里是怎样生活的。

北京的CBD一直在发展和改变,也有不少建筑家和评论家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些城市规划的问题。但我们却面临着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也是目前中国房地产业的现状:房产商拼命想要获取土地,建筑师们拼命想要为房产商们造楼。在这个循环里,每个人都在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并挣钱,但似乎没有人认真地在思考我们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才能让城市变得更好。

赵夏不止是游戏


小岛秀夫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制作人,他在2015年出了一款游戏,叫《潜龙谍影5》,他用这个游戏做了一个社会实验。游戏的背景是冷战末期,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时候。


它设计了丰富的桥段去讨论制作人对战争的理解,但还有一个特别震撼的设计:在多人模式里,每个玩家都可以建立和运营自己的军事基地,当基地达到满级的时候,你就可以拥有自己的核武器。这些核武器跟现实世界一样,当你拥有它的时候,你就拥有了核威慑的力量,其他玩家就不敢轻易地攻击你。


但有一个功能,你可以选择自动放弃核武器,也可以拆除别人的核武器。当游戏服务器判定全世界的玩家手中一个核武器都没有了,就会触发这个游戏真正的结局,也是这个游戏的隐藏结局:无核结局。

有意思的是,三年前的一席上,洪韵老师也提到了这个游戏。现在已经快四年了,无核结局依然没有出现。这难道不是游戏对于人性、对于战争一个特别好的模拟和反思吗?

王笛袍哥

沈宝媛真实地记录了一个袍哥的兴衰,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经历和性格复杂的人物。他曾经为地方的安全,和土匪进行过搏斗,也曾经作为一个袍哥首领,在地方享受威望和受人尊重;他对家人冷漠,但也热心帮助下乡的大学生,俨然是一个朴实的农民。

他是一个鸦片烟鬼,使他从一个英雄式的角色,变成一个羸弱的病人;他也是一个佃农,娶有两个老婆,还打算娶第三个,最后由于二老婆的强烈反对而作罢;他曾经豪请各方来客,但是有时家里老婆竟然没有钱买菜。

因此,我们很难用简单的好坏来判定像雷明远这样一个复杂的个体。如同雷明远一样,袍哥这样的秘密社会组织,也是十分复杂的,如何判定它在历史上的角色和作用,经常需要我们根据不同时代、不同地区、不同事件、不同个人、不同前因后果等,才能揭示这个组织和人物的真面目。


胡灵群一个男人和“无痛分娩”的十年

榆林事件背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围产期抑郁症。榆林事件不是孤立的,全世界范围内统计发现,大概每七名产妇当中就有一名患有围产期抑郁症。在美国统计发现,每五名产妇的死亡,就有一例与围产期抑郁症自杀有关。


还有一件事情我们也一直低估了它的危害,那就是无手术指征的剖宫产。许多产妇因为忍受不了疼痛选择剖宫产,但这是解决疼痛最安全有效的办法吗?回答是否定的。剖宫产带来的严重并发症是顺产的三倍,死亡率是顺产的十倍。这是个小概率的事件,但发生在你头上的时候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大概率。

徐星恐龙和鸟

今天,我想四翼恐龙的观念已经被大多数人接受了,已经成为了我们学科一个很重要的方向,这样的研究过程回忆起来还是蛮欣慰的。通过世界各地科学家几代人的努力,恐龙演化为鸟类已经成为我们研究进化的一个论证的最好的演化事例。


我们今天可以肯定地说,恐龙变成了鸟类,或者用通俗的话说,恐龙从来没有灭绝。从严格的科学意义上讲,我们生活在今天的地球上,依然有亿万多种恐龙,它就是飞翔在我们蓝天上、还有我们身边的美丽的鸟类。

钱海峰拍绿皮火车的人

这么多年的行走,我是觉得,有什么样的收入,在外面就会有什么样的行走方式,在路上就会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走的都是我负担得起的路。


这么多年,我拍了很多人,基本都是萍水相逢,匆匆一别,有些拍下也没有聊过。我和他们没啥差别,其实不是“他们”,就是“我们”,这些照片构成了我们彼此间的一段经历。也有人说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按下几十万次快门。

【现场】

现场摄影 / 房曦桐、张洁、金华、王超凡、唧唧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h2oxide.com/g/p/1724449.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