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被王菲写进歌里的男人,究竟有多牛逼?

来源: | 浏览量:15 次 | 发布时间:2019-06-05 01:49



前两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这样一条消息:


音乐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确认引进,会在近期定档!

除了“卧槽”两个字,果酱君已无法用其它词汇来表达看到这条消息时的心情。

不仅是因为这部片子能在大荧幕上出现有多难得,更是因为坂本龙一这个人,实在是太太太太牛了!

坂本龙一,日本顶级作曲家、电影配乐大师,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奥斯卡最佳配乐奖、金球奖、格莱美奖,他遍揽了北美三个殿堂级音乐奖项。


只言片语,但已经足够说明问题:坂本龙一这个人,配得上“顶级”二字。


日本顶级天才作曲家


很多人第一次听到坂本龙一的名字,应该是在王菲的一首歌里。

如果你是玛莉

是茱莉查理

还是坂本龙一

会不会有很大关系


果酱君第一次知道坂本龙一,并不是因为他的音乐作品,而是因为他演的电影。

这部电影,因为题材敏感,上映近40年,至今没有在内地公映过,却因为绝佳的剧情、深刻的现实意义和人性剖析,以及演员充满张力的表演,一直位列众多电影推荐名录。

这部电影是《战场上的圣诞快乐》。坂本龙一在影片里饰演男主世野井,他把这位内心充满矛盾的日本武士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一开始只是惊叹于这位演员的演技,去看了演职员名录,才发现,这位名叫坂本龙一的“演员”,真身其实是个作曲家。

在片子结尾最催泪的部分陡然响起的那首《Merry Christmas,Mr.Lawrence》就是这位“演员”的作品。

我相信,《Merry Christmas,Mr.Lawrence》这首曲子,曾在无数人的歌单里单曲循环过,即使不知出处和背景,也一定触动过很多人的内心。


曲子太美,又太寂寥、太荒芜,要是听得用心,再联系电影情节,内心也许会陷入茫然和凄凉。

琴音里流淌的是生命中永远无法选择的宿命感和悲剧感,是对人性纯粹的坚持和追求。

说它是神曲,一点不夸张。


坂本龙一的另一个代表作也许更为国人熟知——《末代皇帝》。


这部上映于1987年的电影,讲述了清王朝最后一个皇帝溥仪60年的动荡一生,由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导演,尊龙、陈冲、邬君梅主演。



坂本龙一在其中也有出演,但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为这部奥斯卡最佳影片创作的配乐。

总共19首,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那首《Rain》。


溥仪的淑妃文绣,勇敢地向溥仪提出离婚,扔掉了伞,在苍茫大雨里奔跑着,想寻找自己的自由。



《Rain》就在此时响起。


重提琴的齐奏急促、坚毅而振奋,如同文绣离开时的坚定步伐,又好似急急下坠的雨滴,绝望压抑后的挣脱与释放在配乐响起的那刻直击人心。

凭借着这首《Rain》,坂本龙一获得了1988年的奥斯卡最佳配乐奖。这首《Rain》可以说是坂本龙一的封神之作。


坂本龙一的优秀作品太多了,最近一部是他为小李子主演的《荒野猎人》所作的配乐《The Revenant Main Theme》。


果酱君到现在都记得看电影时的感受,茫茫雪原上疾风哀哀,沉重的配乐像一双手捂住了我的口鼻,我和小李子一起在无边无际的荒野上绝望窒息。


小李子靠这部电影结束了漫长的奥斯卡陪跑,而坂本龙一则用他的神级配乐为观众描摹了冰天雪地的彻骨寒冷和绝望。


26岁发表专辑Thousand Knives出道,同年组建乐队YMO、31岁凭借Merry Christmas 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35岁凭借《末代皇帝》拿下奥斯卡、格莱美、金球奖,在《遮蔽的天空》、《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等电影中均参与过原声创作……

坂本龙一在音乐方面的成就绝非这几百字可以说得清。


而人们有时候喜爱乃至膜拜一个人,也绝不仅仅因为他的专业造诣,而是因为这个人有着与他的才情相匹配的人格魅力。


坂本龙一这个人,网上娱乐平台真的很有魅力。


风华依旧的不老少年


出生于1952年的坂本龙一,今年已经67岁了。


看过坂本龙一年轻模样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英俊迷人又透着忧郁气质的美少年。



即使年近七旬,坂本龙一身上还是有着年轻时候的光芒。


一头干净整齐的白头发,圆框眼镜,衣着得体,忧郁的气质依旧。尽管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斑点和皱纹,但往日神采不减分毫。



人们喜欢叫坂本龙一“教授”,倒不是坂本龙一真的有教授头衔。


这么叫是因为,年轻时候的坂本龙一曾经有过一支叫做YMO的乐队,因为坂本龙一是东京艺术大学的研究生,所以就被乐队成员高桥幸宏打趣:“东京艺大研究生耶,以后妥妥会是教授。”



虽然坂本龙一没有真的当教授,可是他的音乐成就早已赋予了他任何头衔都无法言尽的荣光。


也许是上天嫉妒坂本龙一的前半生实在太卓越、太顺利又太圆满,2014年7月,教授被查出了鼻咽癌。


《坂本龙一:终曲》这部纪录片讲述的就是坂本龙一患癌前后五年的生活。



可是教授的音乐创作活动并没有因为癌症而停止,他的心境也并未因为病魔而骤然老去。


不只是在《终曲》这部片子里,在其他有关教授的记录电影里,我们都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坂本带着音乐设备在各种地方收集声音,在密林厚厚的落叶上轻轻走过,在遗弃的废墟上敲敲打打,在工作室琢磨各种乐器和器皿的声音然后组合在一起……



他把这些自然而非来自机器的零散声音重新编排整合,从中挖掘编织成曲的可能性。


《坂本龙一:终曲》里面有两个场景果酱君印象特别深刻。


一个是教授在北极的冰天雪地里将录音设备伸入冰窟下面录制声音,他听着设备里传来的天然的流水声音,对着镜头顽皮地说了一句:“I'm fishing sound.”(我在钓声音)



表情顽皮,脸上分明是一副夹杂着新奇与有趣的孩童模样。



还有一个场景,是教授头顶蓝色塑料桶,雨天时站在雨中淋雨。



旁人看来有些傻气的举动,在坂本这儿却多了庄重与肃穆。他在感受自然的声音。


每每此时,谁又会记起他已经年近七旬,还是个可能过了今天就没明天的癌症患者?


看着坐在瑜伽球上摆弄乐器的坂本龙一,就仿佛看到了40年前的他,看到了那个和成员沉迷于电子创作的酷炫“教授”。


真的风华依旧。



时间带走了教授的健康,也带走了他些许的容貌,但是并没有带走他对音乐创作的匠心和热情,更没有带走他身为音乐人的赤子之心。


音乐人的责任和担当


坂本龙一绝不只是一位单纯的音乐人,他有着非常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这也正是果酱君最敬佩他的一点。


在《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中,教授就通过音乐表达了自己鲜明的反战思想。


对于环境问题,坂本龙一也一直持有自己的观点。从1999年开始,教授就开始关注环保问题。


2011年的311福岛地震引发的核泄漏,以及造成的死伤和环境问题,对于日本来说是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伤痛,也给人类敲响了一记警钟。



8年过去了,福岛的核残留问题至今都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可是因为各种原因,抗议的声音正越来越小,而坂本龙一却从未停止发声,他不断地用自己的行动表达自己的立场。


在灾区举行演奏会抚慰生者、与灾区的孩子们一起感受音乐的美好,除此之外,他还拿起了“音乐”这个利器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2017年,教授的工作室专辑《async》发行,第一首曲子《andata》后半段,以悲壮的旋律震撼人心,又好像是写给地震中逝者的安魂曲。

第四首曲子《ZURE》,这首曲子中,有来自311地震后被海啸浸泡过的钢琴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和谐”,但这正是坂本龙一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哀思与愤怒。

坂本龙一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他不想在专辑中直接表现政治。比起“政治”,或许更为长久的“正义”更能代表他的立场。


每每想起《终曲》开头,一脸凝重的教授立在那架被海水浸泡过的钢琴前,抚摸它、弹奏它的时候,果酱君的心头好像被某种叫做“敬畏”的东西击中了。



敬畏音乐、敬畏创作、敬畏职责所在。


敬畏人性、敬畏自然、敬畏生命所依。



这几句话可以说是坂本龙一这近70载人生的真实写照。


这几句话也应该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牢记在心的为人法则。


说了这么多,可是真正的大师又哪是千字文章可以道尽的呢?


最后的最后,惟愿坂本龙一保重身体,长命百岁,继续为世界带来优秀的音乐作品与不竭的灵魂启迪。


人类需要这样的光芒。


本文转载自果酱音乐(ID:guojiang_music),作者:果酱君


文章封面来源于视觉中国


你还认得出67岁的坂本龙一吗?

可以通过下方留言与莉莉安进行互动~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h2oxide.com/g/p/1506657.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