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这么乱,缘何依旧富足?

来源: | 浏览量:17 次 | 发布时间:2019-06-05 01:35


通过这场持续如此之久的社会运动,其他国家的人可以了解到法国这个在外人看来如此之“乱”的国家,其经济却能依旧不倒、国民依旧富足的原由。


先是“黄马甲”的每周一“闹”,后是巴黎圣母院的一把大“火”;无论是前者的“人祸”,还是后者的“天灾”,都愈发给人加深了法国“乱”的印象。


诚然,法国的“黄马甲运动”之乱毋庸置疑,满屏几乎尽是“打、砸、抢”的镜头,尽管只有几次如此,但绝大部分时间示威者还是遵纪守法;“黄马甲运动”之久也是明摆着的——“黄马甲”从去年开始至今年5月25日已达28周之久,在各类法国的“社会运动”中已属持续时间较长之列。难怪不少媒体将其称之为“五十年不遇”的事件。


有友人曾问,这究竟是否真是“五十年不遇”。我在巴黎旅居十余年,期间也经历过欧洲多国尤其是法国的各类“社会运动”;坦诚地讲,这场运动倘若从规模上来说,真算不上“大”;而要从运动的“破坏度”来看,也只能算“中偏上”而已。


至于究竟是如有些媒体称之为的“五十年不遇”,还是如另一些媒体称之为的“十年一遇”,对作为“局外人”的其他国家人而言,其实都不甚重要。实际上,我们不应该一味地借这场“黄马甲运动”来嘲讽法国人,尽管法国人着实是有不少该被嘲讽之处。对其他国家人来说更为重要的,应该是可以通过法国的这场持续如此之久的社会运动,认识法国社会构架的特点,尤其是了解到法国这个在外人看来如此之“乱”、动辄“打砸抢”的国家,其经济却能依旧不倒、国民依旧富足的原由。


其实,法国是个富足之国


看到本文的这个题目,估计十有八九的人心里会问:“就法国?还富足?!”兴许是中国这些年财富快速增长的缘故,兴许是部分媒体尤其是英美文化国家的媒体有意为之对法国贬低的缘故,但我认为法国的实力,其实是被低估了。


尽管法国不是一个大规模的国家,但照样可以先看其GDP的总量——法国排在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和英国之后,位居第六。


当然,面对构成当今世界最强“G2组合”的中、美两国,法国现在确实只能在经济总量(按照2018年IMF名义数据)上望洋兴叹,尽管中国在GDP总量上超过法国也只有14年的时间。而在世界GDP第二梯队的“德、日组合”中,无论是欧洲的德国人还是亚洲的日本人,都是以“勤劳”出名,日本人更是以“拼命三郎”著称,法国人自然也得拱手相让。


至于英国,最近几年之所以在经济总量上超过法国,靠的主要还是修改GDP的计算标准——将贩毒和嫖娼的收入也都计算在内;不然,英国依然屈居法国之下,因为法国在贩毒和嫖娼上的收入,无论如何也远不止14.2亿美元(2018年英、法两国GDP总量之差)。

而若要论人均GDP,法国的世界排名是第十九(按照2018年IMF名义数据)。排在前面七位的小经济体(国家和地区)姑且不论,美国人均GDP排世界第八、中国大陆第六十八、日本第二十四、德国第十六、英国第二十。若按人均GD环亚娱乐P计,在GDP总量世界前六的国家中法国排名第三,仅在美国、德国之后,在日本、英国和中国之前。

所以,若要简单地从GDP的总量,尤其是人均GDP值来看,法国无疑仍旧是一个富国。我们通常不加思索就会认为日本是一个富国,殊不知法国的人均GDP比日本还高出3,572美元(也依据2018年IMF数据)。那既然日本都已经是一个富国,比日本还富的法国何尝不是一个富国呢?


更何况实际上要说哪个国家是否富裕?上述以GDP总量或人均量计的方法固然简便、快捷,但其简单化的弊端也是不小。不过,我认为这些比较方法都将一个至关重要的变量,即“社会福利”忽略了。例如在一个社会福利不甚好的国家,居民获取的收入乃至持有的财富的一部分,其实是要被用来支付或准备支付这个国家与另一个社会福利好的国家之间(若对这两个国家进行比较研究的话)的“福利差”。

倘若将“社会福利”变量也计算在内,那么无疑法国人的收入及财富还要增加不少,因为世界上社会福利最好的是北欧国家,接着就是西欧国家,而法国是西欧福利社会中的一个典范。至于英美文化国家,其社会福利在西方社会中属于中等乃至中偏下等。因此,与不少人的直觉不同的是,其实法国依旧是一个富国,而法国人也依旧还是世界上的富人。


其实,法国是个勤劳之国


由于历史上法国文学作品的误导效应,国人似乎一提到法国和法国人,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浪漫”和“浪漫者”的代名词。其实,那是小说等文学作品所描写的东西,并非是法国的现实世界和真实生活。这里也与国内媒体和部分不学无术的文人的推波助澜有关。


我在法国生活了近十五年,每天早上见到的都是行色匆匆、赶去上班的路人,而在晚上的地铁上甚至到了十点、十一点,见到的也是忙碌了一整天、一坐上地铁就恨不得沉沉睡去者。有多少法国女性,不曾在早晨的地铁上对着车窗的玻璃仓促地化个妆?又有多少身为企业“干部”的法国人,不曾多少年都是“9106”?要能达到“996”,估计他们必定对这“福报”感激涕零了。


国内介绍不多的还有一点,是法国的劳动法,例如每周工作35个小时等条款,其实只是针对企业的“雇员”,比如工人、文秘和非管理层的岗位,而非“干部”即企业的管理层。换言之,例如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假如你拿的薪水颇高、已经进入“干部”系列,那么其实你同时也就失去了劳动法对你35小时工时限制的保护。


另外,若按照联合国经合组织(OECD)的计算方式,法国人2017年的平均工作时间为1,526小时,超过了丹麦人的1,408小时和荷兰人的1,433小时;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法国人更是超过德国人的1,356小时。换言之,与德国人相比,法国人的工作时间整整多了12%。


更不用说法国人的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也超过欧盟的平均数。在对150万名欧洲各国领薪职工的调查后,欧盟统计局(按照领薪职工的工作时间,不论全工或半工)得出的数据是:2018年法国人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37.3小时,超过欧盟平均数的37.1小时,也超过荷兰人的30.4小时、英国人的36.5小时、瑞士人的34.7小时,以及德国人的34.9小时。


所以,我们可以毋庸置疑地认为:法国人是勤劳的。其实法国人也是高效的,这一点在国内更是少有介绍。之前有欧盟专门的研究机构发表过此类研究数据,在此不再赘述。


至于每周六一闹的“黄马甲运动”,实际上远没有外人认为的那么可怕。这只是一个法国社会的“日常”,法国人其实对此类所谓的“社会运动”早就习以为常。在我看来,此类社会运动对法国社会的“活血化瘀”,并非毫无益处。就如同一个内疾不少的患者,采用排遣积郁之法是必须的。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黄马甲运动”未能将诸多零散的诉求加以聚焦,导致其在民众中的支持率骤减,有报道甚至认为已不足二成。这也是为何在5月25日的那个周六示威活动中,全法参与者人数已经降到1.25万人,巴黎仅有2,000人参加,为去年11月示威爆发“黄马甲运动”以来参与者人数最少的一次。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财富中文网立场。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金融学)教授,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法国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财富中文网的专栏作家。




每天花1分钟看世界

视界


很多粉丝表示,喜欢硬气泡水的原因是它比啤酒“健康”。


更多视频,后台回复关键字获取


2019年全球消费最昂贵的城市榜单| 回复 CS 获取


3D打印火箭技术或将颠覆航天制造业| 回复 3D 获取


贝佐斯前妻成为世界第四大女富豪| 回复 FH 获取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h2oxide.com/g/p/1506654.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